官网亚博yabo平台

推荐新闻

手机扫一扫

30多年前 我们州的第一个公园诞生了…
发布日期:2020-10-12    作者:    
0

题目是《两位老人与甘孜州第一座公园》

原文

两位老人与甘孜州第一公园

美丽的甘孜州,面积15.3万平方公里,是一个“大公园”。公园内有多个自然覆盖区,有许多气势各异、特色各异的5A和4A景点。可以说每一公里都很精彩。但是时间退了40年,甘孜州不应该谈景点,连个让人放松的公园都没有。

1984年开工建设的康定马赛山公园,不仅是康定地区的第一座公园,也是甘孜州的第一座公园。说起这个公园,不能不提到和这个公园建设密不可分的两位老人。

一个

决心建一个公园

“一文钱”牵绊“英雄韩”

1980年1月,成都元旦刚过不久,时任四川省农民工委员会副书记、四川省民委副主任秦饶匆匆赶回康定。这一次,距离他从这个小镇调过来,也就两年多一点。曾任国家公安厅副厅长、国务委员会组织部副部长、塞尔达县工委第一书记、德格县县委书记、国务委员会副书记。可能是因为他太爱这片土地了。组织让他回甘孜州,他二话没说就立刻答应了。

1月回到康定,4月召开泉州人大,正式当选为改革开放后甘孜藏族自治州首任州长。

在省城服务两年多,回到家乡的省长对家乡的土地有了新的认识。在做好经济建设的同时,如何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成为他上任后最重要的方面之一。

2013年的某一天,离职多年的老导游谈起当时的情况,形象依旧鲜活。他说:“虽然我是巴塘人,但自从来康定参加革命,就一直住在康定,有一种故乡的感觉。康定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厚重的地方。歌曲《康定情歌》在康定跑马山享誉全球。然而康定人在守跑马山的同时却没有地方玩。通常,来马赛的游客会为此感到遗憾。当时有句话叫:‘后悔一辈子没来马赛山,后悔一辈子来马赛山’。如何改变这种状况,是我上任以来比较思考的事情之一。有一天,我和国家党委书记罗通达谈了这件事。他的想法和我一模一样,认为康定赛马山真的很值得改变。”

如何改变?改革开放之初,无事可做,给秦留下了很多思想。

这时,也有一个人想到了赛马山。

这个人就是当时的国家文化中心馆长梅俊怀。

梅俊怀和康定人被认为是梅小姐。康定解放后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2军艺术团进入康定,是一场旧革命。他一直在康定从事群众文化事务,致力于泉州的群众文化运动。当改革开放的东风吹向大地时,年近60的老人认为,当他再一次施展才华时,他应该做些什么呢?从哪里入手?这也填满了他的心。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梅女士站在康定的阳台上,在那里她可以看到康定的马赛山。森林郁郁葱葱,生态原始简单。老人的眼睛突然亮了,对!从这里开始,一个清晰的想法闪过他的脑海。他迫不及待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笔和纸,很快一口气抄了一份《兴建康定赛马山公园的开端设想》。

当梅老师把这个“想法”交给钦饶总督时,钦饶的眼睛亮了。这不就是他一直绞尽脑汁的吗?把康定当成第二故乡的两位老人一拍即合:在马赛山上建公园,给人们一个休闲娱乐的地方,成了两位老人的共识。

秦娆很快就将此事报告给了国务委员会秘书罗通达。罗书记支持这个想法

改革开放初期的甘孜州,整个州的地方财政收入都是几千万元,连吃饭的钱都不够。你从哪里找到修理公园的钱的?一个钱字,甘孜州两个领导都难。

秦去找州政府主管财政的副省长商量,而那个单纯的藏族女副省长也支持她,于是他们把州政府的账本拿在办公室里又算了一遍,可是他们实在找不到一分钱来做这件事。看来这件事只能放到一边,另找时间。秦叹了口气,好像她以为冷水又被浇透了。

02

对应支助

“山城”兄弟来帮忙了

1981年,为进一步推进民族地区改革开放,省政府决定在全省建立对口支援体系,重庆向甘孜州提供对口支援。

这一年,甘孜州文化、教育、卫生等相关部门派出了很多人来重庆留学。友谊的纽带连接着长江上游川西高原的甘孜州和长江中游川东山城重庆。

今年重庆发生了大洪水,得到了全省各地的支持。甘孜州支持什么?钱,出不来了,思来想去,州委、州政府终于决定把他们最大的特产——木材捐赠给重庆。国家派车到重庆拉几千方木材支援重庆灾后重建。

第二年,省里召开规划会议,省长带队参加会议。这次见面,秦饶见到了重庆的导游,兄弟俩见面特别热情。一阵大喊之后,重庆的导游对秦饶说:你去年支持的木材太实时了,我们灾后重建折算了300多万。你的经济很困难,我们也很理解,市里决定给你100万回去支持你的建设。

很快这100万元通过双方计委的渠道转移到甘孜州。

钱来得正是时候,一点也不乱。国家委员会和州政府同意用这笔钱建设康定马赛山公园,同时,在决议通过后,州财政力争每年投入5万至10万元。

秦饶省长责无旁贷地担任了这个项目的总硬员,还成立了“赛马山公园建设办公室”,时任副省长王杰同志担任办公室主任,梅俊怀同志担任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具体主持办公室的日常事务。

1984年4月,康定赛马山公园正式开工建设,拉开了甘孜州第一个公园建设的帷幕。

关于马赛山公园的建设,虽然梅俊怀老师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但这个想法还不够,所以梅老师开始征求康定假名人的意见,进一步丰富他的想法。同时,重庆听说甘孜州要用这笔钱建赛马山公园,也派了市园林局的技术人员到康支援设计,最终形成了成熟的方案和计划。

根据马赛山的风、花、雪、月、云的自然特征,结合当地藏、汉民族的民俗风情,从马赛山的半山腰到山上,共创造了14处人文景观,这些景观被划分命名为“迎峰亭”、“杜鹃花园”、“薛永楼”、“观月台”、“非云廊”、“香瑞寺”、“凌云塔”,这些景点在崩塌后,有一部分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建成,大部分基本建成。

为了把赛马山公园建设成一个更有文化气息的公园,梅俊怀还联系了国内外与康定有一定联系的知名文化人,为公园撰写相关文章和社团。据我所知,他们当时联系的人是:

四川大学著名教授、康藏研究鼻祖任乃强;时任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四川日报社长的李半立;曾经在西康省工作过的著名学者陶亮生;康德原宣传部长王月胜

当这些人听说康定要建马赛山公园时,他们非常兴奋,并给予了支持。任乃强为公园写了《重修大乐顶为康定公园序》,李半里、陶良生、陶大钊、梅俊怀都为公园写了对联,使马赛山公园的建设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文化色彩。公园建设基本完成后,康定人爬山抬头,都为家乡的这一壮丽行为感到骄傲。

03

公园完工

山水中处处都有书法和笔墨

我还记得马赛山上的雪楼里写挂的对联是李半里老师写的。上一环是“万仞雪山通畅”,下一环是“一江春水”;东莞英风阁对联是梅俊怀老师写的。上一环是:“筑边塞一州,看千车万马西风”下一环是“致力富强,康藏,吸引四方英杰携手东方”;山腰非云画廊的对联陶大钊写了一副,梅俊怀写了一副。陶大钊上联是:“去亭思,观云停郭达,雅家雪,二流水,四桥叠浪,城中彩楼奔夜,藏汉盛世,康定彩画”,下联是:“,梅俊怀上联是:“云菲转雾,名山风光美”, 而较低的一环是:“月色清亮,花香清,鸟语花香,音乐惊艳”。

其他几个景点的对联凑在一起。梅俊怀老师为马赛山公园写的指导词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它生动地展示了我们眼前的马赛山公园。

“马赛山位于康定市东南角,海拔3000米。风景秀丽,树木繁茂,山顶有一块草坪可供赛马,故称跑马山。

1984年,甘孜州党委和州政府拨款建设赛马山公园,以发展本州旅游业,丰富各族人民的文化生活。重庆市园林管理局投资进行了结构的技术设计。其主要景点有团结阁、杜鹃花园、凌云白塔、香瑞寺、浴佛池、东莞阁、迎丰阁、非云画廊、凤仪轩、薛源大厦等。

游览道路:从公主桥头爬上山,踏上镶嵌白石的楼梯约30-40米,是一座典型的“雪翼楼”,高40多英尺,玉栏杆,雕拱飞檐,充满民族气势。从酒吧里望去,雅佳雪峰如银屏;柘多河的水闪闪发光。由此,我们继续向“碑亭”攀登。亭子里有许多石碑,描述了我们国家的人类历史。

走出凉亭几步后,可以看到绿树掩映的“香瑞寺”,雄伟壮观,金壁辉煌。进入正殿,一尊释迦牟尼雕像栩栩如生,四壁的画多为佛教故事。拐过寺庙的一侧,是高达二十多米的“凌云白塔”。这座以白石为基,金属为顶的宝塔是马赛山公园的主要景观之一。

走下石栏,是一个圆形的赛马平台,四周是一条弯曲的走廊,平台中心作为表演花园,外缘作为休息走廊。平台上方是一尊藏族骑士骑马腾退的雕像,象征着藏族人民来到人民面前挥鞭催马,奔向四化之路。据说“四月八日”是佛祖释迦牟尼的生日,九龙吐水洗澡,故称“佛浴节”。

穿过池畔,然后穿过一段杜鹃花,你将到达象征国家统一的团结亭。展馆呈八角形,绘有丰富多彩的藏汉民族团结历史图片。结婚后往东北走,就可以进入墙下阶梯小径旁的巨石上建造的“东莞亭”。这个亭子是一个独特而优雅的亭子,周围是崎岖的岩石和各种形状。在I馆后面

从“田童阶梯”向南,穿过“迎丰阁”,就是俯瞰康定全城的“非云画廊”。廊长100米,亭台楼阁相邻,是山腰部的主体建筑。从长廊往西走,可以经过“风逸轩”。这个玄关清爽,优雅,清爽,清爽。从“风一轩”走下石路,你会到达建在山脚下的“西藏博物馆”。博物馆建在山上,层层叠叠,就像布达拉宫的形状;展厅里有几个展厅,通过这里你可以了解甘孜州的人文历史、民族文化、革命遗迹和藏族艺术珍品。

如果游客想在山顶停留两天,可以住在综合服务大楼的住宿部,品尝当地特色的美味佳肴,听听山里的鸟和早晚的美景。服务楼的销售部和摄影部将为游客提供各种珍贵药材和精美纪念品,为游客拍摄一张难忘的彩色照片。“。

不可否认,由于各种原因,博物馆没有建在马赛山上。我在这里记录原文,只是为了让大家知道当时的设计是全面的。

04

结局

赛马山公园还没完,秦去了当主席,但他一手一脚抢来的公园一直挂在心里。多年后,他依然津津乐道这份简历。他深情的告诉我:“虽然我不在州政府,但我当时还是在州委的照顾下,会时不时的去看看公园建设的希望。有一次我突然想到,公园建成后,群众怎么去跑马山?这个问题不是年轻人的问题,是一定年龄的人的问题。老年人去跑马山怎么解决?想到去重庆开会时坐的缆车,我觉得这是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

有一天,我在康定磨头遇到了州政府主管公共交通的副省长罗昌树。我告诉他这个想法,建议国家考虑在马赛山上设置缆车,方便老年人上马赛山。罗昌树很认真,当时就拿出一个本子,把我说的所有建议都记了下来,说回去开国务委员会会议一定要传达这个意见。

我本来设想缆车站建在康定市合适的地方,然后在后山县粮食局建。我想人们可能有他们的原则。有了这个缆车,去马赛山很方便,也解决了老年人去马赛山的问题。现在看来,这种缆车的档次并不是很高,但在上个世纪的8月,却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成为甘孜州第一辆缆车。

马赛山公园建成后,一直有一个遗憾,秦饶没有说。这几年,国务院老干部局组织我们老干部去井冈山参观。幸好又遇到了秦老。他对我说:“马赛山公园建成后,应该在马赛山上为重庆建一座纪念碑。因为离不开重庆100万的支持,我们一定不能忘记汉族老人对我们的支持。

已经百岁的梅俊怀老师,退休后回到成都。他已经多年没有回康定了,但马赛山公园一直是他晚年经常谈论的话题。他说他经常梦见回到马赛山,去吉祥的凌云白塔;去险峻的迎风亭;去看面对雪山的雪翼楼.他相信马赛山公园只会越来越好。